4px自提點
25個重點城市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法規 專家建議
開展區域協同立法統一垃圾分類標準
發佈時間:2021-01-12 13:16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廚餘垃圾分出量增長12.7倍——這是《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施行8個月後,交出的一份“成績單”。

在北京市城市管理委1月5日組織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副主任、新聞發言人張巖介紹説,經過8個月的持續努力,居民分類參與率逐步提升,廚餘垃圾分出量從條例實施前的309噸/日增長至4248噸/日,增長了12.7倍,廚餘垃圾分出率達到21.78%。加上餐飲服務單位廚餘垃圾1861噸/日,廚餘垃圾總體分出量6109噸/日(不含園林垃圾)。

同樣成績出色的還有上海。2020年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實施一週年,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孫煜華在調研時發現,上海生活垃圾分類“三增一減”效果顯著,四分類垃圾在當年6月已達到年度目標值。

近年來,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等地對垃圾分類進行立法,推動人們養成垃圾分類的好習慣。

推行多年的垃圾分類制度,因為有了法律法規的推動,得以真正落地。

過半重點城市出台法規

2019年7月,上海出台了“史上最嚴”的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在條例的推動下,上海市民逐漸養成了垃圾分類的習慣。在分類考核標準更嚴的情況下,到2020年6月中旬,上海市居住區和單位平均得分都在90分以上。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上海市可回收物回收量6813.7噸/日、增長71.1%,有害垃圾分出量3.3噸/日、增長11.2倍,濕垃圾分出量9632.1噸/日、增長38.5%,幹垃圾處置量15518.2噸/日、下降19.8%。

家住上海的孫煜華,對於垃圾分類工作的改變有着很深感受。

“無論是社區還是單位,對於垃圾分類工作都比較重視。垃圾分類的硬件設施比較到位,可以確保生活垃圾能夠實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條例明確的獎勵和處罰措施,使得這個條例得到了很好的落地。”孫煜華説。

用立法的方式助推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開展,是各地普遍的做法。

2020年12月10日至11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廣東省廣州市召開全國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現場會。會議提到,46個重點城市已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類系統。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基本全覆蓋,分類運輸體系基本建成,分類處理能力明顯增強,垃圾回收利用率不斷提高,居民垃圾分類習慣加快養成。

記者注意到,在46個重點城市中,北京、天津、上海等25個城市已經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四川廣元將生活垃圾分類作為《廣元市城市市容和環境衞生管理條例》重點內容,河北邯鄲、甘肅蘭州等19個城市已經制定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辦法,河北石家莊將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列入2021年立法計劃。

除了上述重點城市,福建、廣東、浙江等地也就生活垃圾分類進行立法。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僅在2020年,有5個省區市出台或者修訂相關法規,對生活垃圾分類工作作出制度層面的規範。

垃圾分類標準尚未統一

武漢大學環境法研究所所長秦天寶認為,2020年修訂的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明確規定“國家推行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地方因地制宜進行立法,可以有序推進生活垃圾分類工作。但由於國家層面沒有專門立法,這也導致現有地方立法的規定存在較大不同甚至衝突。

在垃圾分類標準方面,我國大致將垃圾分為可回收物、廚餘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四類。大多數地方採取的是以此為基礎的“四分法”,但在具體的分類標準方面,仍然有一些區別。

例如,《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要求,按照廚餘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其他垃圾的分類進行投放;《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生活垃圾分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濕垃圾、幹垃圾四種;《浙江省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生活垃圾分為可回收物、易腐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

此外,關於違反生活垃圾分類投放規定的行為,不同地方的規定也不盡相同。

例如,《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規定,個人將有害垃圾與可回收物、濕垃圾、幹垃圾混合投放,或者將濕垃圾與可回收物、幹垃圾混合投放的,由城管執法部門責令立即改正;拒不改正的,處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浙江省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規定,單位、個人未分類投放生活垃圾的,由生活垃圾管理部門責令改正;情節嚴重的,對個人處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罰款,對單位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款。

“這種標準不一的情況,在單獨一地影響不大,但如果放到區域協調發展的層面來看,會影響到生活垃圾的跨區域分類處理,不利於資源循環利用和經濟協調發展。”秦天寶説。

可以探索區域協同立法

如何解決地方立法在分類標準、處罰標準等方面不一致的問題?一些專家從區域協同立法和國家層面立法給出了答案。

秦天寶認為,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的相關規定,為推動地方立法提供了較為充分的法律依據。建議有條件的地方在區域協調發展過程中就生活垃圾分類進行協同立法,從而更好推動垃圾分類、回收和處理的規模化、產業化發展。例如,京津冀地區可以在《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天津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河北省城鄉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的基礎上,探索適合本地區的區域協同立法。

孫煜華認為,長三角地區正在推進綠色生態一體化,其中一個重要的內容就是協同立法,目前上海、浙江都制定了關於垃圾分類的地方性法規,江蘇出台了相關的地方性政府規章。在三地一體化不斷深化的情況下,有必要在垃圾分類領域開展協同立法。

“通過區域協同立法,將生活垃圾的分類標準統一。同時,統籌規劃長三角區域內各生活垃圾分類配套設施、專項資金、建設及服務標準,統一和完善生活垃圾分類違法處罰標準等,形成可複製、可推廣的長三角經驗,成熟後再向全國推廣,也可以為國家層面的專門立法提供經驗。”孫煜華説。

全國人大代表、江西財經大學貿易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李秀香認為,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中增設生活垃圾分類制度,有力推動了我國垃圾分類工作的開展,但對於解決我國垃圾分類工作中的難題而言,力度仍稍顯不夠。

“建議在總結地方立法成功經驗的基礎上,在國家層面進行專門立法,解決地方立法工作中存在的分類標準不一、法律責任不夠明確等問題。”李秀香説。

責任編輯:胡建霞
8404603